我在互联网大厂当审核员

2022-02-09 18:12 红星资本局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记者/俞瑶 强亚铣

编辑/余冬梅

2022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则“B站审核组组长加班猝死”的消息引起社会热议。“互联网审核员”这个幕后职业也随之被推到聚光灯下。

红星资本局发现,互联网审核员的现状,也是一个行业成长的缩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海量的内容信息、激烈的平台竞争等因素影响下,审核员的工作时长被延长到24小时,工作量也极大增加。

“具有抗压能力,接受轮班制”,互联网内容审核岗位的招聘条件,几乎都有这一条。

2月9日,红星资本局采访了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的审核员与管理者们,尝试从他们的口中,还原审核员行业的真实现状。

资料图 据IC photo

资料图 据IC photo

(一)“抗压能力”为普遍要求,实行末位淘汰制

早上8点,在腾讯做内容审核员的王思思结束了工作,这是她连续第3个“通宵班”。

走出办公楼,王思思觉得脚下轻飘飘的,“没什么精神,还有点恶心反胃”,她已经习惯了通宵工作后的感觉。

2019年大学毕业后,王思思来到某二线城市找工作,被“互联网巨头腾讯”的大厂光环吸引,她进入了腾讯旗下的子公司,成为了一名“互联网内容审核员”。

“审核网友评论”,王思思的工作并不复杂。坐在工位前,打开电脑,登陆账号,后台显示出需要审核的内容,王思思会快速、熟练地“扫视”一遍,然后不断点击“推荐、限流、删除”。

被处理的评论,通常涉及到负面、低俗、谩骂等内容,公司早已有一套成熟的审核标准。即便如此,王思思还是绷紧了神经,不敢放松,“一旦有漏放被质检查到,投诉审核员,我们就会被扣分扣绩效。”

除了“保质”,审核工作更重要的是“保量”,每月审核量是王思思绩效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实行末位积分淘汰制,要是绩效过差,就会被HR面谈劝退。”

“大家都想要高绩效,就会一直往上冲,定下的KPI不断被打破,下一次的KPI就不断往上提”,王思思说。不想被打低绩效的审核员们,陷入了“内卷”的状态。

一直加快的工作节奏让王思思感到有点“心累”,与此同时,她还要适应不停的倒班。“早上8点到下午4点是早班,下午2点到晚上10点是晚班,一个月还会轮到2次通宵班,我们最怕通宵班,很难熬”,王思思说。

“通宵班”一般从晚上10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中间可以休息3个小时。常常上到第二个通宵班时,王思思会有恶心反胃呕吐的感觉,她担心身体出问题,就会放下鼠标休息一会儿,然后再打起精神继续后面的工作。

“最难受的还是通宵班之后那几天,整个人作息颠倒,后半夜会睡不着”。通宵工作后,王思思常常失眠,她的视力也下降得很厉害,肩周炎和腰肌劳损更是同事们普遍的毛病。

相比身体的累,王思思觉得心理压力更让她“喘不过气”。

“审核的时间长了,会对一些攻击谩骂和血腥暴力内容有心理阴影”,看着这些内容,王思思常常觉得自己也在遭受网络暴力,她想起很久前,有位女同事上通宵班时,审核到了惊悚视频,从此便产生了心理障碍。

“具有抗压能力,接受轮班制”,互联网内容审核岗位的招聘条件,几乎都有这一条。

(二)大专生、985毕业生都有,被“大厂光环”吸引

2019年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其中规定,短视频平台发布的节目、评论、弹幕等内容,必须先审后发;并且详细列出了二十大类,100小条的禁止内容。

审核新规落地,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平台审核需要更细、范围更广,扩充审核队伍成了各大互联网公司的迫切需求。

985毕业的孙迅和大专毕业的唐森,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加入了内容审核员岗位。审核岗位对学历和工作经验的要求,并不统一。

“这个岗位有点反人类”,回想起3年前在字节跳动做内容审核员的日子,孙迅的印象并不好。研究生毕业后,学习小语种的孙迅进入了北京字节跳动工作,负责一款资讯类APP的内容审核。比起倒班,孙迅对这份工作印象最深的是“工作量大”。

“(部门)会设置一个所有人都不能摸鱼的工作量,让你的工作很饱和”,孙迅说。时间长了,饱和的工作量、机械化的操作方式、重复的工作内容让孙迅觉得自己就像一台机器。“最重要的是,这份工作没有前途”,5个月后,孙迅提交了离职申请。

与孙迅几乎同一时间离开的,还有字节跳动的另一位内容审核员唐森。“这个工作就是吃青春饭,没什么发展”,唐森说。

唐森同样是被互联网大厂光环吸引来的,她喜欢玩抖音,对字节跳动的工作充满了期待。做内容审核员时,唐森所在的部门每人每天的审核量是200-300,还有部门的工作量是500-600。当时的分工还没有细化,唐森要审核视频、图片、标题、详情页文字,还包括电商广告。

这样的工作强度,唐森还能适应,但一个月5-6次的通宵班让她有些吃不消,她最终选择了离职。2月7日,唐森看到“B站审核组组长加班猝死”的新闻,感到有些惋惜,“顾好自己身体最重要”,她说。

当看到社交平台上对互联网审核员一边倒的负面评论时,唐森觉得,其实这份工作也有好的一面,互联网公司给出的薪资和福利并不少。“工资有6000多元,加班也有补贴”,对于当时大专刚毕业的唐森来说,足够她在成都生活。

王思思也提到,腾讯的内容审核员岗位按职级来分,薪资通常在5000-10000元左右,此外还有绩效工资和节假日加班费。“相比其他互联网公司的审核岗,我们的薪资待遇算挺高了”,王思思说。

对自己薪资待遇感到满意的,还有刘力成,他是字节跳动旗下广告服务平台巨量千川的一名广告审核员。

刘力成的工作内容是根据广告法的规定,审核视频广告是否违规。相比内容审核需要面对庞杂的信息,广告审核的工作内容要“单纯”得多。

“每个月休息7-8天,晚班有补贴,晚上10点后打车,公司也给报销车费,加班工资按平时的1.5倍计算,住得近还有500元的房补”,刘力成细数着公司的福利,算下来每个月工资有8000元左右,他感到很满意。

(三)“就像线上的富士康流水线”,但短期难被AI取代

相比审核员的复杂态度,身处审核管理岗位的邓军则思考得更远一些。

有着丰富互联网工作经验的邓军,目前在一家头部互联网公司管理着一个内容审核部门,手下有几十位员工。当红星资本局询问内容审核岗位的特点时,邓军说:“这个岗位没什么特点,就是劳动密集型行业,这是最大的特点。”

在邓军看来,内容审核并不是互联网催生出的新兴职业,在一些传统行业同样存在。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确实推动了审核行业的爆发。“如今信息传播速度更快,传播内容更多,平台要负起主体责任,过滤掉有害内容,净化网络环境,所以设立内容审核岗位是核心的、关键的步骤。”

“为什么会要求内容审核岗轮班,因为用户晚上也会发布信息”,邓军说。互联网审核员的现状,也是一个行业成长的缩影。在庞大的用户体量、海量的内容信息、激烈的平台竞争等因素影响下,审核员的工作时长被延长到24小时,工作量也极大增加。

在审核管理岗工作了快3年的邓军觉得,审核行业其实处在互联网的最低端,价值认可度并不高,门槛极低,也没有什么技术积累。

“不少互联网公司会将整个内容审核业务外包出去,就像一个线上的富士康工厂流水线。但好的地方是,互联网的薪资福利整体还是不错的,都是年轻人工作氛围也挺好”,邓军说。

此外,互联网审核行业也给部分新一线、二、三线城市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岗位,解决当地的就业需求。红星资本局在招聘平台搜索互联网公司名+审核岗位发现,不少互联网平台在天津、济南、西安、成都、重庆、武汉等城市均设有审核中心。据《晚点 LatePost》报道,2021年初字节跳动的审核人员数量已经超过2万人。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低端、重复的审核工作或许很快会被AI技术所取代。2019年7月,今日头条宣布正式推出新版“灵犬”反低俗助手。2020年9月,小红书在“啄木鸟”计划中,就加入了“多维度算法模型”的审核模式。快手也早将AI技术运用进了内容审核中。

“但短期来看,AI技术并不能完全替代人工审核,平台还是需要借助人的经验和判断来筛选内容”,邓军对红星资本局表示。

互联网审核员的工作现状能否迅速得到改善,仍是待解的问题。

(应受访者要求,以上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