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动全行业!每天报销40万,"最贪"董事长遭中纪委点名!万亿股份行两任掌门人全被判死缓…

2021-08-29 16:47 券商中国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平均每天报销花费40万元的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在二审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缓(缓期两年执行)、终身监禁。

去年6月,山东检方指控蔡国华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五项罪名,涉案金额达103亿元。

这是恒丰银行第二个被判处终身监禁的董事长。2019年12月26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对恒丰银行第一任董事长姜喜运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期满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2020年1月,为化解恒丰银行的风险,恒丰银行1000亿元战略投资资金全部到位,改革重组工作基本完成。到了2020年末,该行资产规模已稳定在1.1万亿元,不良贷款率2.67%,较上年末下降0.7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50.37%,同比上升29.54个百分点,多个核心指标均已改善。

在业内人士看来,改革重组两年多时间,恒丰银行通过核销大量不良资产,前期积累的风险化解也较明显;但因前两任董事长的遗留问题仍需持续出清,完善公司治理、强化风险管控,短时间内要成为股份行优等生,挑战不小。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被判死缓,二审维持原判

据 “山东高法”微信公众号消息,2021年8月27日上午10时,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宣判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贪污、挪用公款、受贿、违法发放贷款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山东高院核准以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并罚,判处蔡国华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二审审理查明:2014年至2016年,上诉人蔡国华在担任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在恒丰银行发放核心员工奖励薪酬、推行员工股权激励计划,造成恒丰银行损失共计人民币8.9亿余元。

2014年至2017年,蔡国华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占有恒丰银行公共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18万余元。

2015年至2016年,蔡国华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职务便利,未经集体研究,擅自决定将恒丰银行48亿元资金以信托贷款形式转入其个人实际控制的公司使用,进行营利活动,谋取个人利益。

2006年至2017年,蔡国华利用担任中共沾化县委书记、烟台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恒丰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青岛海域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实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朱殿治等8家单位或个人,在银行贷款、项目承揽、企业经营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8亿余元(其中10.7亿余元系未遂)。

2017年4月至8月,蔡国华在明知申请贷款项目不符合发放贷款条件的情况下,授意银行工作人员违规发放贷款35亿元,给恒丰银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

山东高院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上述裁定。

中纪委点名,“最贪”董事长每天报销40万!

2016年5月,恒丰银行曝出“高管私分巨款”事件,2017年11月,蔡国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2020年6月9日,蔡国华受审,检方指控其犯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违法发放贷款罪五项罪名,涉案金额达103亿元。

开庭第二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称,“任职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蔡国华平均每天报销花费40万元。这家公家银行竟沦为了他的私人提款机,令人瞠目结舌。”

上述文章显示,蔡国华“个人生活支出、家庭生活支出甚至雇佣保镖等都明目张胆地在恒丰银行报销。”

红木家具一项就高达800多万元,家庭雇佣保镖54万元、家庭生活支出142.76万等等都在恒丰银行报销。

几次用公款租用公务机猎鹰7X到国外奢侈品店闭店扫货;以纯金打造的老鹰头皮带扣为标志,售价21.8万元······

中纪委文章称,由于公私观错位,蔡国华把恒丰银行当作自己的私人领地,人、财、物均由自己一人“说了算”,架空行长,做出了一系列违规违纪违法行为:

在未经股东大会讨论通过的情况下,蔡国华向其本人、董事栾永泰、董事毕继繁、监事长宋恒继违规发放薪酬共计人民币3.137亿余元;

涉嫌挪用48亿元公款用于个人经营,违法发放贷款35亿元;

帮助日照钢铁参与恒丰银行增资扩股、转让股份等事提供帮助,蔡国华直接张口索要的好处费多达6亿;

在帮助一家公司成功在恒丰银行获得贷款,蔡国华直接想该公司老板索要时价达5.65亿港元一套位香港港岛区太平山顶的别墅...

两任董事长被判死缓、终身监禁

值得一提的是,蔡国华不是恒丰银行“倒下”的唯一一任董事长。

蔡国华的前任、恒丰银行第一任董事长姜喜运也同样因贪污等问题判刑。

2019年12月26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案。对姜喜运以贪污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1月至2013年1月,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主要有三大罪状。

转匿银行股份7.54亿元

2008年1月至2013年1月,被告人姜喜运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的2. 8365944亿股恒丰银行股份,陆续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予以隐匿。按历年恒丰银行年度报告中的每股净资产计算,共计折合人民币7.54亿余元。

贪污受贿超6000万

2004年至2013年,姜喜运利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在购买恒丰银行股份、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索取或非法收受上述公司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037.4534万元,其中,姜喜运伙同被告人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财务负责人赵春英共同收受高天国给予的人民币2300万元。

违规出具金融票证37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

2013年7月,姜喜运安排被告人恒丰银行原行长助理、信用风险监控部总经理张文凯违规向关联方出具37亿元的保函,未收取担保手续费,情节特别严重。2014年9月,姜喜运指使被告人孙金光销毁其实际控制的五家公司应当依法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薄,涉及金额6.598亿余元。情节严重。

千亿战投重组回归进行时,去年不良贷款率2.67%

恒丰银行前身为1987年成立的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改制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完成市场化改革股改建账,中央汇金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

作为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的恒丰银行,在过去数年,因蔡国华、姜喜运等的贪腐,最终形成逾1400亿元不良贷款,经营业绩一路下滑,给银行业巨大风险警示。

2020年1月12日,随着1000亿元战略投资资金全部到位,恒丰银行改革重组工作基本完成。在陈颖为董事长、叶东海为副董事长、王锡峰为行长的新一届领导班子领导下,恒丰银行正在回归快车道。

2020年10月,在银保监会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恒丰银行行长王锡峰介绍:“在经历‘蔡国华事件’之后,恒丰银行按照剥离不良、引进战投、股改上市‘三步走’的工作思路推进改革重组,通过非公开发行1000亿股普通股,引进中央汇金公司、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为大股东,该行的股权结构得以优化,1000亿战投资金已经在2019年底到账。”

当时,王锡峰称,恒丰银行已经制定了五年内实现上市的目标,并表态称,将围绕五年内上市的目标,该行将会对标行业先进,补齐管理短板、提高盈利能力,加速金融创新,切实增强投资者吸引力,争取早日达到上市条件。

恒丰银行公开披露数据显示,该行2018年营业收入160.35亿元,2019年137.63亿元,同比下滑14.17%;2018年营业利润为4.17亿元,2019年为-12.34亿元,同比下滑395.92%;2018年净利润5.74亿元,2019年为5.99亿元,同比增长4.36%。

在改革重组前的2016年,恒丰银行的营收曾达到313.85亿元,营业利润114.84亿元,净利润达91.65亿元。如今,恒丰银行2019年营收已不及三年前一半,净利润也下降超过九成。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恒丰银行改革重组两年多时间,在资产质量方面,前期积累的风险化解也较明显。2018年,该行不良率高达28.44%,2019年已下降至3.38%;而拨备覆盖率由2018年的54.7%升至120.83%。

由于核销大量不良资产,恒丰银行近年来的资产规模明显萎缩之后已趋于稳定,经营、资本补充等数个核心指标有改善。

2019年,该行总资产10287.68亿元,同比下降1.68%,相比2016年的12085.19亿元下降近15%。到了2020年末,恒丰银行总资产超过1.1万亿元,不良贷款率2.67%,较上年末下降0.7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50.37%,同比上升29.54个百分点,风险抵补能力增强;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210亿元,同比增长53%;净利润达到53亿元,同比增长703%。